Booking.com

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異想天開當代藝術展 In and Out Reel Shanghai Art 上海芮歐百貨

 從K11開始,大型百貨零售業與藝術的跨界融合正成為滬上一股商業的潮流。 5月30日,芮歐百貨“藝想天開”現代藝術展拉開帷幕,展出國內外藝術家的40多件藝術品。在傳統商業競爭愈加殘酷的情況下,藝術與商業的結合顯然是對消費者感官體驗的多方位關照。時尚潮品與藝術品交相輝映,不僅吸引了消費者的眼球,也吸引了愛藝術者的眼球。


《向上!向上! 》2004 胡介鳴

這是一件景觀式的互動影像裝置。用電視機摞起一根類似紀念碑式的柱子,在電視屏幕中顯示一個年輕人從底部的屏幕艱難地向上至消失於頂部的屏幕。在攀登的過程中,攀登者和外界的聲音建立起互動的關係。不同聲響會使攀登者受到音響的振動而掉下來。聲音消失,攀登者繼續艱難緩慢地向上攀登。作品是用數碼互動技術向公眾闡述時代精神、個人意志和環境的活動關係。


《一堆幸福幻想》 施勇

《一堆幸福幻想》是一組霓虹燈裝置,施勇把幻想寫了下來,製作成霓虹燈,並倒置展示。 “幻想”是一種不可言狀的思想,作品傳達了藝術家對人的感知與認知的巧妙控制,一堆倒置的喃喃自語和甜膩的紅光,使得“幸福幻想”現實感人。



《漂浮的城市》2013 韓峰

 島(拷貝,虛無),拷貝紙彩色打印我們居住的實在的充滿細節的城市。懸掛,隨風擺動,實在的生活,生命變得虛無。快速發展的中國新城市中,到處是拷貝的痕跡,一個房拷貝另一個房,一個小區拷貝另一個小區,一個城市拷貝另一個城市。

《蔓延》2010 徐震-沒頂公司

 《蔓延》靈感來自於一幅圖片中的“樹林”與另一幅漫畫中的“彩虹”。作品通過尋找現實的替代物,將漫畫所傳達的,在不同的空間、媒介上重組,製造了輕薄的、裝飾化的非現實景觀。它們沒有意識形態、沒有觀念,粗糙但聒噪華麗。這是沒頂為觀眾的眼球創造的一點調味品,“豐富一點,藝術發展的可能性也就多一點”。




《飛Q》2003 施勇

 《飛Q》是一部模仿飛碟造型的裝置。 2003年為參展多倫現代美術館開館之展“打開天空”,施勇製造了一台飛向太空的飛碟裝置,將它放在美術館的樓頂平台上。 “飛碟”設計了六個孔,觀眾需將半身躺入孔內才能看到和聽到裡面的內容:裝置內有一根發光的骨頭,並播放著施勇採訪參展藝術家關於“打開天空”的談話。

《我們不想停止》2006 施勇

 《我們不想停止》是藝術家製造的一輛幻想中的飛行器。作品通體用呢子麵料包裹,釦子、口袋及飛行器後端的噴氣管模擬的西裝的袖筒,和金黃色的文字,都是施勇自1997年開始實施與推進的“上海新形象”(一個染金發、戴墨鏡、穿深色中山裝的男青年)的轉移。飛行器的四個“別克”輪胎是汽車工業的象徵物。施勇偷換了身體和機械的概念,混淆了靜止和運動的時空。在想像中消滅一切阻力,物化出幻想的速度。幻想的速度混合著現實的速度,我們無法停止,我們也不想停止。

《永遠》1994 朱加

《永遠》是朱加錄像作品的代表作。他改裝了一輛老式平板三輪車,把一台小型攝像機固定在三輪車左邊的車輪上。隨著輪子向前滾動,攝像機拍下的北京街頭是令人眩暈的影像,畫外音則是一段粗重的鼾聲。作品完成於1994年,作為一件中國早期的實驗錄像,此作品曾在紐約現代美術館等重要藝術機構展出。






《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2012 石青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