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新世界大丸百貨首年經營巨虧 公司“輸血”解救(一年虧損20幾億台幣)

 2016-04-20 (以下幣值為人民幣)

 被視為上海顏值最高的新世界大丸百貨首年經營巨虧,吞噬掉母公司上海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大部分利潤,凈虧損4億元之多。挑戰南京西路商圈的願景化為 泡影,母公司還在不斷“輸血”解救。在新項目層出不窮、黃金商圈不斷遭遇分流的情況下,新世界大丸百貨想早日盈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在北京王府井、西單商 圈中也有類似情況,黃金區位不再是一把萬能鑰匙。

  巨虧4億

  從今年2月到4月,王小純的手機一共收到新世界大丸百貨推送過來的5條會員短信,有會員日享受免費停車、積分翻倍、滿額贈禮、到店禮領取等。在上海遊玩光顧過一次新世界大丸百貨後,王小純填寫了會員申請單,但她卻成了“沉睡”的會員。



  實際上,在海量客群的南京東路商圈,想從中掌握一部分穩定的本地會員並不容易,尤其對於新商業項目來說,頭痛的不止是客流還有慘澹的銷售。

   上海南京路步行街東首,極為優越的位置上坐落著新世界大丸百貨。去年2月8日,新世界大丸百貨試營業,同年5月15日正式開業。經過一年多時間,新世界 大丸百貨面臨的現實很骨感——首個經營年投資虧損2.03億元。財報顯示,上海新南東項目營業收入為4.02億元,凈虧損4.14億元。

   開業之初,新世界大丸百貨被賦予很高使命。作為上海黃浦區重點關注的商圈項目,上海新南東項目開發興建的上海新世界大丸百貨是上海新世界百貨有限公司與 日本老字號百貨大丸松坂屋合作打造的高端日係百貨。新世界大丸百貨被視為上海首個真正意義上以百貨運營模式經營國際、頂級奢侈品牌的綜合性百貨商場,同 時,也被確立為上海高端精品百貨的新旗幟與標桿。不過,從目前來看,新世界大丸百貨挑戰百貨業最壞年代的願景似乎並未實現。

  新世界方面認為,上海大丸百貨還處於培育成長期,又受到經濟趨緩下行、高端消費低迷、渠道競爭激烈以及“三公”消費政策的影響,項目收入和利潤均不理想。該項目初期出現虧損,這也直接導致新世界利潤大幅受挫。

   按照新世界大丸百貨方面的規劃,戰略目標是成為上海及全國的精品百貨,確保30年經營領先不落後。不過,這一目標卻建立在南京東路商圈的重塑期,新世界 大丸百貨的業態形式也不在鼓勵發展範疇之內。根據上海黃浦區商務委在“十三五”開局之年的規劃,“兩街”(南京東路和淮海中路)將進行商業結構調整,以時 尚產業為著力點,將商業街整體作為購物中心考慮。

  儘管開業預熱的微信中,新世界大丸百貨憑藉商場硬體方面的高顏值吸引了廣泛關注,但 之後表現平平,這與上海另一巨量商業項目月星環球港(現更名為上海環球港)有相似軌跡。也許是借助日本老字號百貨大丸松坂屋的豐富百貨經驗,超高的零售佔 比成為新世界大丸百貨最大的特色之一。不過,日本百貨發展、服務意識、國人消費特點等與中國零售市場特徵不同,在購物渠道不斷擴充、價格競爭十分激烈的局 面下,儘管掌握大量優質貨品與高品質品牌,但新世界大丸百貨仍然難以將大量遊客與本地消費者收歸麾下。

  公司輸血

   首個經營年度虧損4億元,這幾乎等同於A股上市百貨龍頭企業一半甚至是全部的利潤。新世界年報顯示,去年營業收入為31.14億元,同比減少6.56%; 凈利潤為5220.75萬元,同比下降78.22%。 零售市場低迷與商業發展遭遇瓶頸讓新世界必須尋找新盈利點。今年,新世界將推進非公開發行股份事 項,拓展健康產業,實現百貨零售和大健康兩大核心主業。

  其實,能夠承受鉅額虧損的原因還在於新世界大丸百貨的背景為國資企業。該商場 歸屬於上海新南東項目管理有限公司,由上海新世界(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市黃浦區國有資產總公司和上海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資並經營。其中新世界集團 持有39.37%股權,國資總公司持股11.63%,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持有49%股權。

  2月26日,上海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向上海新南東項目“輸血”,採購、銷售商品預計不超過1000萬元,購物卡為3000萬元,提供勞務不超過1000萬元。

  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派出經營管理人員50多人提供勞務,協助支援新世界大丸百貨業務發展。新世界方面預計,今年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與新南東項目關聯交易總額不超過5000萬元。

  國資力促商業項目發展的情況在北京也曾出現。在翠微股份吞併當代商城與甘家口大廈時,海淀國資中心曾承諾如果重組公司凈利潤實際數未能達預期金額,將就差額部分以現金方式進行補償。

  不過,在商業市場新常態與國企改革中,最先被納入改革範疇的商業企業不僅需要儘早接受市場洗禮,還要有更為健康的商業運作模式。

   毗鄰外灘,地處上海最繁華的南京路步行街,在上海核心的傳統商圈中,新世界大丸百貨依然不能掉以輕心。在北京西單大街一位商業負責人眼中,坐擁黃金商圈 已不再等同商業項目成功了一半。核心城區新增項目有限,但在周邊新城地帶還有很多潛力商區,任何一個新項目的出現對於原有商業都會造成不同程度的分流。尤 其是傳統商圈中的商業項目,很難憑藉一己之力帶動客流增長,必須依靠商圈合力。

  商圈之痛

  根據黃浦區商務委統計,去年“兩街”商業結構調整12萬平方米,商業增速高於市級商圈平均增速1倍。坐擁上海最黃金的商圈之一,新世界大丸百貨的巨虧也折射出黃金區位不再是商業項目存活的保障。


   在北京王府井商圈中,首商集團旗下的新燕莎金街購物廣場與銀泰旗下的in88也有類似遭遇。由於定位落差,商場招商、設計等多個環節被迫緊急調整,新燕 莎金街購物廣場經營首年巨虧1.13億元。西單商圈的老佛爺百貨從2013年10月進京的5個月中虧損1070萬港元,此後虧損面持續擴大至2000萬港 元。根據I.T財報顯示,截至2015年8月31日,合資企業虧損為1390萬港元。

  能否與傳統商圈磨合併帶動它逐步升級,將是新世 界大丸百貨急需破解的問題。面對南京東路的海量客流,新世界大丸百貨遭遇客群選擇的煩惱。在王府井大街上的北京apm、北京市百貨大樓等都曾思考過到底該 服務本地顧客還是遊客的問題。去年,王府井大街眾多商業項目借二孩政策變得本地化、親民化。這是三年前王府井大街提出高端集群發展後,由商家自發的一次定 位革命。

  除了海量客流的有效把握外,新世界大丸百貨還面臨著定位高於南京東路商業項目整體水準的局面,距其一街之隔的是平價快時尚品 牌Forever 21旗艦店,臨近商業項目有恒基名人購物中心、第一百貨等。這與北京的老佛爺百貨高於西單商圈定位的境遇如出一轍,老佛爺百貨的鄰居有 美特斯邦威旗艦店、西單商場、西單大悅城等。記者 劉宇

  來源:北京商報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