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Netflix的《惡魔人》,值得觀眾花250分鐘

網飛(Netflix)從第一次推出原創動畫作品《惡魔城》開始,就走上了一條黑到看不見盡頭的路。

說網飛原創動畫「黑」一方面是因為它的畫面大多以黑色為主,故事情節也不是很愉悅明朗,二來是它的路數——朝經典的日本漫畫作品下手,做迎合國際市場的改編。

今年網飛開年第一部原創動畫《惡魔人crybaby》仍舊延續的是《惡魔城》的取向,負責腳本部分的大河內一樓和導演湯淺政明足以構成觀眾花250分鐘觀看這部十集動畫的理由。

作為上世紀七十年代三大經典漫畫之一的《惡魔人》被視為是日本血腥暴力漫畫之濫觴,故事帶有許多邪典作品共有的特徵:富有爭議性的主人公和故事主題、強烈的作者個人風格、血腥暴力、肉慾橫流,畫面有種不羈的粗礪感,看起來成本不高的樣子。

作者永井豪就是憑藉這樣一部作品同宗師級人物手冢治蟲、《凡爾賽玫瑰》的作者池田理代子並稱1970年代三巨頭。漫畫在《周刊少年》雜誌連載並由講談社發行單行本,1972年被改編成動畫,後續又被改編成真人版作品出演,在許多日本經典作品中都能看到《惡魔人》的影子。

在網飛出品的《惡魔人》動畫中,也能看到許多當年的回憶,女主角牧村美樹逃亡前將一本《惡魔人》漫畫納入行李,男二號飛鳥了的童年回憶中也出現了七十年代版本動畫的鏡頭。

對於存在原作文本的動畫作品而言,大河內一樓是那種錦上添花型的編劇,一方面可以為年代久遠的作品加入具有時代性的元素迎合當下觀眾,同時也能梳理原作中的疏漏之處讓故事的邏輯更加通順。年代久遠、漏洞百出的《惡魔人》需要大河內一樓。

《惡魔人》講述了一個充滿魔性和人性的故事。男主角不動明在好友飛鳥了的算計下,與惡魔中的勇者阿蒙合體成為擁有人類意志和惡魔能力的惡魔人,並展開了與潛伏在地球上的惡魔戰鬥的過程。飛鳥了的本體是擁有雙性性徵的十二翼大天使撒旦,被神驅逐後成為地球惡魔的首領,飛鳥利用恐懼支配人類,使恐懼的人們自相殘殺,不動明喜歡的女孩牧村美樹一家也死於人為災難,悲痛欲絕的不動與飛鳥展開最後決戰,失去下半身死亡,飛鳥在不動明再也不能動了之後傾訴了自己的愛。

漫畫篇幅相對較長,許多情節銜接連貫性不足、甚至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作為一個成熟的編劇,大河內一樓對這些問題做了有針對性的處理。

為了配合篇幅,在保留主線故事的同時縮減了支線部分和戰鬥情節,鄰居家的孩子們消失不見,許多在漫畫中有名某姓的惡魔們也被刪減到只有群戲的份;為了配合國際化的需求和時代特徵,這一版的《惡魔人》動畫也加入了大量具有時代特徵的元素,比如漫畫中的不良少年們變成了一支嘻哈幫,開篇的安息日聚會也從搖滾樂派對變成了更具有時代風格的夜店;為了配合時代主題的轉變,大河內將七十年代漫畫故事對冷戰的隱喻轉向了青春和人性的部分,男主角的人際關係更加豐富,人物互相支撐,主副線人物都有互動,故事的完成度比漫畫要高出許多。

永井豪的漫畫本身就使用了很多宗教元素,與男主角合體的惡魔阿蒙是典型的異教神形象,融合埃及神話主神與古迦太基神話主神的形象,梟首狼身蛇尾,口吐烈焰,具有強大的能量,被視為是調停者和仲裁者;男二號的本體撒旦沒有擺脫大天使路西法的外形,房間裡的《聖經》、門牌號上的數字「666」等線索早在男二號覺醒之前便解釋了他的身份。

在新版本的改編中,《惡魔人》中的宗教性更加明顯,開篇安息日派對上霓虹燈勾勒出印度教三大主神濕婆的形象,濕婆象徵著毀滅與轉生,也是生殖力的象徵,配合派對上對肉體的誇張表現,比漫畫中的搖滾樂和骷髏頭更貼合表現主題。

為了配合故事的宗教性,男主角寄住的牧村一家變成了一個基督教家庭,男主角在變身惡魔人後第一次出現在餐桌上時,背後出現了達文西名作《最後的晚餐》,這幅畫僅出現了一次,完成宗教暗喻的任務後便歸隱了……諸多的宗教元素使得新版《惡魔人》更像是動畫版本的《美國眾神》,但它這個新版本故事看上去本身就像是對現實的暗喻。

相比漫畫版本對世界兩極格局的指涉,新版本中似乎更關心人的問題。人被惡魔附體之後呈現出巨大的反差,以男主角為例,被附體前是善良、軟弱的「美人魚」,附體之後則成了眼線系精壯猛男。

「惡魔附體」可以被解讀為對成人世界的渴望與恐懼,也可能被解讀為弱勢群體的隱藏真實自我和反抗現實的矛盾,人類對惡魔的恐懼一方面包含了對「不同」的排斥,一方面又暗含了對宣洩暴力的原始慾望,而故事設定的惡魔形象又充滿了原始的元素,種種矛盾讓故事富有衝突,經得起審視和深思。

同時對於想要獲得愉悅和快感的觀眾而言,即便讀不出暗喻、挖掘不到什麼深意,也可以一看。忽略暗喻元素不計,新版《惡魔人》敘事脈絡清晰,節奏明快,畫面表現力強,成人元素俯拾皆是,也稱得上是一部優秀的動畫作品。

導演湯淺政明近幾年非常高產,在《惡魔人》中仍然能夠看到導演在剪輯和用色上鮮明的個人風格,空間扭曲、片段反覆都是湯淺政明常用的手法,以色彩為某種標註在《惡魔人》中也有體現,在安息日派對上,惡魔出現之前的血是紅色的,男主角完成向惡魔人的轉化之後,動畫片中的血大多是黃色的,直到象徵著「愛」的女主角被殘忍殺害,鮮紅的血才再次噴湧出來,異化的顏色成了異化世界的象徵。

當然,《惡魔人》里的疏漏還是有的,護身符耳環一會兒是掛耳式一會兒成了耳釘、一會兒戴在左耳一會戴在右耳之類的錯誤細心的話不難發現,但總體敘事邏輯還算順暢,即便戲份不多的人物,情感轉折也可以通過細節提示獲得觀眾理解。

有趣的是,導演湯淺政明、漫畫原作者永井豪、音樂擔當牛尾憲輔還在第九集中當了一次「群眾配音」,大有一種惡魔就在人群之中的惡趣味感。
《惡魔人crybaby》並不完美,但它有思考,有趣味,值得觀眾花250分鐘看上一看。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dEBQJDm.html

我認為本動漫最讓人震撼的畫面就是女主角的頭被插在旗子上搖晃,男主角崩潰了的瞬間!

充滿了肉慾,動畫裡面還有自慰與夢遺跟許多做愛的情節,而且非常強調女性跑步時胸部的搖晃.....


延伸閱讀:《惡魔人》的誕生源自於神的指引?一代暗黑神作的創作祕辛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