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

台灣互聯網教父詹宏志順應時代的兩次創業


曾經是上世紀80年代台灣文化的幕後推手,他成功策劃了羅大佑的唱片和演唱會;互聯網浪潮後,他成立了台灣最大的綜合網絡服務提供商PChome,也創辦了台灣最大的女性購物平台Payeasy 今天,他已經成為了台灣的互聯網教父,他就是詹宏志。

詹宏志的頭銜很多,從作家、編輯、媒體人、電影人到互聯網教父。對於詹宏志來說,跨界的經歷可能並不是他最大的優勢,正如他自己所言,他趕上了一個互聯網浪潮,這波浪潮使得他有機會去體會一代人在互聯網背景下的生活方式,也使得他有機會去挖掘其中的機會,這個浪潮也推向他不斷向前。在過去的三十年裡,他經歷了台灣"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他的創業故事堪稱傳奇。

早上7點25分,比約定時間提早五分鐘,詹宏志出現在酒店的大堂。三七分的頭髮,鼻樑上架著黑框眼鏡,白色的襯衫左側口袋別著一支筆,背著跟隨多年的雙肩包,如果時光迴轉30年前,現在的詹宏志與那張他和楊德昌、侯孝賢等一批台灣新電影人站在一起的合影,形象幾乎沒有差別,只是發間多了幾根白髮,眉宇間的傲氣在歲月中變成儒雅謙卑。

很多人將詹宏志看做是20世紀80年代台灣文化的幕後推手,成功策劃羅大佑唱片以及演唱會,《悲情城市》、《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多桑》等台灣新電影的製片人,《台灣新浪潮電影宣言》的起草者,蟬聯排行榜榜首的暢銷書作家。

但是近十年,詹宏志的名字越來越多地與"互聯網教父"聯繫在一起,其創辦了兩家互聯網公司,其中PChome是台灣最大的綜合網絡服務提供商, PayEasy則是台灣最大的女性購物平台。當互聯網和電子商務的浪潮在全球風起雲湧,詹宏志完成了一個媒體人向商人的轉型,一舉成為台灣的互聯網教父,既是時代造人,也源於個人的膽識和眼界。

過去的三十年,詹宏志經歷了台灣"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從媒體人、文化推手、營銷大師到互聯網教父,詹宏志的創業故事堪稱傳奇。

跨界媒體

詹宏誌曾經是台灣最成功的媒體人,一出道就被譽為台灣報業的明日之星被派往美國工作,25歲成為主編,並有多部著作蟬聯台灣暢銷書排行榜榜首。從媒體人轉型成為互聯網教父,頗有點誤打誤撞。

1995年,詹宏志離開遠流出版社,失業在家,幾位朋友找來希望他能出山做一本關於家用計算機的雜誌。在詹宏志以及幾位朋友的努力下,這本關於家用計算機應用的雜誌《PChome》順利出版,而善於把握新事物的詹宏誌有了另一個想法:"《PChome》花這麼大的力氣鼓勵大家上網,雜誌沒有網站怎麼行呢?"於是,詹宏志找到IT部門,做了《PChome》雜誌的官網。

對於在傳統媒體工作十幾年的詹宏志來說,做雜誌並不是難事,但是對於第一次將雜誌搬到網上的詹宏志來說,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如何把控互聯網瞬息萬變的節奏?

"當時台灣互聯網的更新很慢,有的甚至是半年才會有一次更新,我希望我們的雜誌官網每天都會有更新,如果將雜誌的內容搬到官網上,時效性就跟不上了,於是我們官網就做新聞,由兩個記者負責,每天更新8條台灣互聯網新聞。"詹宏志告訴《天下網商》記者。

除此之外,詹宏志還密切關注世界各地的互聯網動向,每日更新4條關於美國、歐洲、日本等地的互聯網新聞的摘要和鏈接。當時的情況一度是,只要台灣有互聯網公司成立,《PChome》的記者就會跑過去做採訪發稿,《PChome》的官網成為台灣媒體人查看互聯網最新動態的地方。

受到寬帶限速的影響,《PChome》的官網將用戶的閱讀習慣進行了轉變,由用戶到網站瀏覽信息變為郵寄給用戶。一開始,這種將流量擋在外面的方式甚至遭到了互聯網分析師的嘲笑,但詹宏志認定,只要有人看,網站就一定會有人養。為了鼓勵大家通過郵件訂閱的方式查閱新聞,《PChome》官網每天進行三張唱片和三本書的抽獎,三個月後,《PChome》官網的訂閱量超過了15萬用戶。

當詹宏志看到這組數據後,他意識到,互聯網在改變這個世界,一個更驚人的媒體在出現。於是,他做了一個更大膽的決定,以IT互聯網新聞為主,成立一個ePaper電子報聯盟。這個創新的新聞製作模式是:只要用戶來這個平台註冊了賬號,自己製作了內容,《PChome》就幫助他們發送。

這個創新的新聞製作模式在當時引發了巨大的關注,人人都是記者,也造就了人人都是讀者。這些"報紙"的種類五花八門,有每日精選三條冷笑話的《冷笑話精選》,也有專門收集台灣商場打折信息的《富家女敗家報》。據統計,《PChome》當時的報紙種類達到了200多種,幾乎每天都要發送4000萬份報紙,對於人口只有兩千多萬的台灣來說,其影響力可想而知。

但是,面對這個看似完美宏大的媒體計劃,詹宏志的最大挑戰是:如何盈利?在2000年,《PChome》官網的註冊人數已經超過了1000萬,但廣告的收入仍不能覆蓋巨大的人力成本。他需要找到新的收入來源。


跨界電商

對於電子商務,詹宏志並不陌生,早在美國工作時,他就是eBay的早期用戶。而當一個泰興銀行的朋友找到他,諮詢網上銀行怎麼做時,詹宏志看到了商機。因為曾經在電商鼻祖eBay網購的經歷,他深感網絡支付的便捷性,回到台灣後,沒有PayPal,台灣銀行也沒有個人支票,為了方便自己在eBay上網購,詹宏志甚至專程飛到西雅圖買了一疊支票回來。

當時的台灣還沒有電子商務,因此並沒有在線支付的需求,儘管PayEasy已經能夠提供網上支付工具,但詹宏志還是關掉了這一功能,轉做信用卡紅利的積分卡,讓消費者到銀行的網上商城來兌換商品。這個信用卡积分商城就是日後台灣最大女性購物平台PayEasy的鼻祖。

同時,為了彌補網絡媒體的龐大開支,詹宏志和他的一群媒體同仁決定嘗試電商。最開始,為了避免風險,PChome效仿亞馬遜。 "我們是媒體出身,辦公室都是編輯,大家都不懂電商。為了降低風險,我們做了轉單的模式,我們不採購,倉庫也不積壓商品,全部用諮詢流來處理。"詹宏志說。

也就是說,消費者在PChome下訂單,這個訂單進來將被分成兩個信號,一個輸送給PChome的供貨系統,另一個進入PChome供貨商的系統。供應商收到訂單後的幾個小時內必須出貨,出貨後,PChome特約的物流公司會去取貨並派送到消費者手中。

台灣各式各樣的第三方服務公司,也為PChome電商平台打通各個環節提供了可能性。例如消費者在網上訂貨、便利店取貨的形式,目前在大陸才剛剛興起,而在台灣,由於便利店的覆蓋廣、信息化程度高,儘管沒有支付寶這樣的第三方支付工具,PChome也已經成功解決了買方和賣方支付的問題。

在效仿亞馬遜直營模式的同時,詹宏志也在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2004年,PChome開始做eBay的開放平台,為台灣的中小企業提供一個電商的聚集平台。 2007年,詹宏志說服台灣eBay關掉台灣業務,一起合作露天集市。目前,PChome的露天集市已經是台灣最大的拍賣網站。

儘管在2001年,詹宏志投入巨大的新媒體計劃《明日報》因為巨額虧損而宣布破產,但正是從這一年開始,其旗下的電商業務卻慢慢演變成為台灣最大的網購平台。

我是一個困惑者

很多人,包括詹宏志的兒子現在也常常會問他:"為什麼近三十年台灣發生的事情,你都碰上了?"

兒子口中的大事件,包括80年代羅大佑唱片和演唱會的策劃、《台灣新浪潮電影宣言》、投資和參與楊德昌、侯孝賢的幾部重要影片、台灣互聯網浪潮……

這個問題詹宏志自己也想了很久,後來他說:"我覺得我內心沒有什麼計算。現在年輕的一代比我們那個時候聰明,他們會計算,會考量參加了會有什麼好處。我們的時代沒有能力想這個事情,我只是覺得這麼好的導演朋友沒有戲拍,覺得可惜,就去幫忙。"

事實上,作為《台灣新浪潮電影宣言》的起草人,詹宏志並沒有參與當時的討論,而是南下守在當時在重症監護室的父親。當朋友將大家討論的內容告訴他,並希望他能將這些內容撰寫成文時,詹宏志就在病房外的椅子上,三個小時內完成了震驚海內外的新電影宣言。

儘管楊德昌、侯孝賢如今已大名鼎鼎,但在那個時代,能否找到投資人,決定了他們有沒有電影可拍。學經濟出身的詹宏志恰好能夠負責營生,他的商業頭腦往往能幫助這些初出茅廬的文藝青年找到經營的方向。

因此,比起個人意志,詹宏志認為是時代的潮流推著他往前,這其中也不乏個性的因素。台灣80年代的數個歷史事件與他交織在一起,算不算一個困惑者對於自身困惑孜孜不倦地探索?

詹宏誌有過幾次不長不短的失業,每一次失業,都是他對於自己職場和人生困惑的一次反思。失業的另一個好處是,在失業期間,他盡情挖掘和滿足自己的興趣愛好,開咖啡館、自學日語、學意大利菜、寫書。

也正因為困惑,一直以來,不管工作多忙,詹宏志一直保持著高效的閱讀速度,甚至每天的睡眠時間都不超過4個小時,也要保證閱讀的時間。如今他正面臨一個新的挑戰,如何將PChome帶出台灣,適應大陸的電商環境?

2000年,詹宏志在北京曾有過一次失敗的創業經歷。 "在台灣做雜誌,如果前面編輯拖稿一天,美術編輯、製版廠、印刷廠、裝訂廠、物流公司都會幫著搶時間,最後按時送到消費者手中。但是在北京,如果編輯拖稿了,後面的各個環節就不可控了。"詹宏志說。

相比台灣,大陸較為薄弱的基礎建設,方興未艾的社會協同度,都是台灣電商企業進入大陸電商圈需要克服的難題。但是當人口紅利過去的後,台灣電商的精細化運作、深耕小而美等特色,或許會為他們提供機會。

詹宏志談互聯網

在年輕一代的身上,詹宏志常常感受到互聯網時代對於年輕人的深刻影響,儘管從紙媒到互聯網,詹宏誌已經完成了媒體人的完美轉型,但是"關於紙媒是生是死的問題",他表示仍看好紙媒的未來。

"互聯網和紙媒走到現在面臨一個尷尬的境遇,一邊是傳統的工具書沒有演化到互聯網時代,一邊是互聯網新的搜索工具沒有完全成熟。這是一個空當,這是求知危險新一代。"詹宏志說。

如果說透明化和扁平化是互聯網的優勢,碎片化和細瑣化,則是互聯網的破壞性,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的年輕人知識面很廣,但只是泛於表面。因此,傳統媒體一點沒有失去重要性,而是越來越重要,只是現在傳統媒體需要到人多的地方恭迎讀者,年輕人獲取信息的互聯網化,就需要傳統媒體承載方式作出改變。

 

(原載於《天下網商》十月刊)

http://www.yicai.com/news/2013/10/3051315.html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