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

上海環貿iapm商場:重生的犀牛 RHINO REBORN,廢棄玩具製作成的藝術品。英國藝術家Robert Bradford作品

上次介紹過的 上海環貿iapm商場,二樓正展出英國藝術家Robert Bradford的作品:重生的犀牛。我很喜歡這位藝術家,因為他用的創作素材是玩具。(我也收集一些玩具)有去上海觀光的朋友,不妨去欣賞一下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吧。

上海 IAPM 環貿廣場

上海 IAPM 環貿廣場地址:徐匯區淮海中路999號 (地鐵1號線陝西南路站)



 Robert Bradford:他利用五顏六色超鮮豔的小東西,主要是玩具、鈕扣、齒輪及一些小物。創作出如實物大小一樣的雕塑。在二○○二年,他發現小孩的玩具常因喜新厭舊而被遺忘,但他卻認為這些兒童的廢棄物卻含有片段的回憶,便興起利用這些小玩具來創作出巨大的藝術品。

Robert Bradford 說:"每個微小的片段構成的文化歷史本應該保存,不該忘記。 "

他利用這些回收的小玩具及廢棄品創作出的藝術品,有些甚至超過3000件小東西拼湊而成,售價從台幣60萬起跳。(他的官網: http://www.robertbradford.co.uk/)











Robert Bradford的其他作品:











Robert Bradford 舊玩具“造物主”


電影《玩具總動員》裡,玩具們面臨被忘記與遺棄的命運。但如果它們碰到了Robert Bradford,這種擔心就純屬多余了

  雨宮螢

  英國男人Robert Bradford絶對不能用“面目可親”4個字來形容,事實上,他是個看起來凶巴巴的禿頭大叔:兩隻眼睛大小不一,白鬍子包圍的嘴角吝於擠出一絲笑容,就算是最頑劣的孩子,初次看到他也難免被他的尊榮嚇着。

  但是,也許每個孩子都希望有一個像Bradford一樣的爸爸--擁有一雙能夠造出各種新奇玩具的巧手,給自己帶來無限歡樂。而且,每個孩子都希望自己的玩具是最大、最特別和最花哨的。沒問題!“Bradford出品”總能滿足這一要求。

  在造玩具之前,Bradford是個科班出身的藝術家:他從藝術學院畢業,在電影和美術行業工作,畫畫、在大學裡講講理論。但他一直寂寂無名,作品從未引人注目。直到5年前的某一天,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Bradford開始發愁,自家的房間已經放不下那些不斷從商店櫥窗裡搬回來的玩具。他盯着這些玩具,尋思着除了賣廢品之外,還有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這些玩具混在一起真的很美,無論色澤、造型還是材質,都顯得如此和諧。”他體內藝術家的特質開始發揮作用,何不“將它們拼接、黏貼、重組成一個新玩意兒”? Bradford坦承,廢玩具更便宜,作為一個並不富裕的藝術家,這也是他欣然嘗試新選擇的動因之一。

  他的開山之作是一隻黑色的阿爾薩斯狗--嚴格說來,只有“臉”是黑色的,其他部分則像打破了的萬花筒一樣色彩繽紛。所有的材料都來自於孩子們已經玩膩了的舊玩具,這實在說不上是一隻多可愛的狗,Bradford自己也承認這點,“我現在也不喜歡它了。”但顯然,小狗的誕生過程令他十分享受,接下來,他開始創造更多新的大型玩具。或者,按照他自己的定義,是玩具雕塑。

  起初,Bradford只用塑料玩具作為材料,但為了追求細節的逼真,他將材料擴展到了毛絨玩具,有時還會選用一些特定的家居用品,比如鋼絲球。如今,他已經完成了不少大型雕塑,奧特曼、鴕鳥、飛機和幾十隻狗,都在他的手下誕生。平均每件作品都要耗費多達3000種材料,效果也越來越生動逼真。有些寵物主人為了製作自己的寵物玩具,要求他按照自己的寵物照片製作出另一個“玩具版”,他也欣然照辦。憑藉高達1.2萬英鎊的一件玩具雕塑,Bradford儼然已躋身富裕藝術家行列。

  即使只是用玩具製作雕塑,Bradford也沒忘記身為一個藝術家的追求。他開始尋求在雕塑中附加自己的思想。伊拉克戰爭時期,他專門製作了一個“士兵”雕塑來表達自己反戰的訴求。他在跳蚤市場精心尋覓了上千個各式玩具零件,又花了兩個月時間來做成這件作品。他甚至細心地為“士兵”配備了手機、步話機、衝鋒槍和飛機,頭上綁了炸彈,還在“士兵”身上俏皮地掛上一個芭比照相機。他又做了一個“天使“雕塑,在其上附着了7件樂器,因為這“證明我很搖滾”。

  憑藉玩具雕塑在藝術界聲名鵲起之後,Bradford又有了新的主意。他在報紙上讀到,全英國每天有115000張打折火車票出售,數量如此龐大的火車票讓他興奮不已,沒多久,他真的收集了115000張用過的火車票,把它們製成了2.43米高的黑澤塔、2.13米高的聖保羅大教堂和一座愛丁堡城堡模型!

  電影《玩具總動員》裡,玩具們為主人長大、童年消逝而傷心不已,它們面臨被忘記與遺棄的命運。但如果它們碰到了Robert Bradford,這種擔心就純屬多余了。即使如今經濟狀況好轉,Bradford還是堅持運用舊玩具和舊火車票來完成自己的作品,因為在他眼中,“那些歷史衍生出的物品,本身就證明並詮釋着一種深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