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百年孤寂 Cien años de soledad

《百年孤寂》(西班牙語:Cien años de soledad),是哥倫比亞作家加夫列爾·賈西亞·馬奎斯的作品,「魔幻現實主義」的代表作,在世界上享有盛譽。作者也因此獲得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瑞典皇家學院的頒獎理由是:「像其他重要的拉丁美洲作家一樣,馬奎斯永遠為弱小貧窮者請命,而反抗內部的壓迫與外來的剝削。」

《百年孤獨》發表於1967年,小說以虛構市鎮馬康多(Macondo)的榮衰作為拉丁美洲百年滄桑的縮影。以奇詭的手法反映了殖民,獨裁,鬥爭和流血的歷史,以及遺忘和孤獨的主題。故事講述一個光怪陸離的邦迪亞(Buendía)家族在一百年間,六代人因權力與情慾的輪迴上演興衰起落,第一代的老邦迪亞在晚年被綁在樹上過日子,易家蘭是邦迪亞家的女主人,一直在背後默默支持著家人,但她又充滿正義感,她的孫子阿克迪亞在馬康多以暴力統治人民時,挺身而出為人民打抱不平。最後一個子孫——倭良諾的兒子在剛出生時被螞蟻吃掉,倭良諾在看完吉普賽人的預言遺稿後,隨著馬康多一起消失了。智利作家聶魯達稱讚《百年孤獨》是「繼賽凡提斯的《堂吉訶德》之後最偉大的西班牙語作品」。



該書的中文譯本有多種,例如有1984年黃錦炎、沈國正、陳泉翻譯的中國大陸版本(上海譯文出版社1984年版),宋碧雲的台灣翻譯版(遠景出版事業公司ISBN 978-957-39-0104-4,2010年九月四版),及1984年台灣楊耐冬翻譯的版本(志文出版社ISBN 978-957-545-291-7,1990年十月再版)。

馬圭斯的百年孤寂﹐是一本我很久以前就聽過﹐卻一直到最近才有空看的書。說真的﹐光看書名﹐就非常地吸引我﹐那百年的孤寂﹐這樣的名字﹐有一種荒涼的浪漫。

但﹐在我開始讀後﹐發現我的想法錯了。這本書很好﹐但跟我本來會以為的感覺不同。本以為百年孤寂是一本富有哲理的書﹐以角色間的對話﹐帶出一種雋永的哲理﹐這樣的書。沒想到﹐這部﹐是一本小說。

位在哥倫比亞的某個荒涼沼澤地﹐出現了一個叫做馬孔多的小村落。這個村落是由一群遠道而來的拓荒者﹐在此定居後而形成的﹐這群拓荒者的帶 領人﹐是布恩帝亞家族的夫婦以及一對兒女﹐夫婦是第一代﹐兒女是第二代﹐故事由此開始﹐隨着家族人口的興旺﹐這個年輕、尚未有人過世的村落也變得發達起 來。

村落涌進了大量的外來人口﹐吉普賽人、阿拉伯人、法國人、美國人、非洲某些地方的人﹐他們各自為馬孔多帶來不同的影響。這個 村落沒有宗教信仰、沒有政府統治﹐就像古希臘的城邦﹐大家自給自足、安居樂業。直到有一天﹐一名自稱為村長的政府官員出現﹐帶着衛兵進駐馬孔多﹔直到有一 天﹐一名神父來到這個村落﹐驚恐地發現這個村落沒有信仰上帝﹐竟也過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戰爭的來到。

戰爭是 由保守黨與自由黨之間所產生的﹐保守黨自然是政府兵﹐而自由黨則是革命人士。仿彿命運的安排﹐布恩帝亞家傑出的奧雷連諾﹐在整個村落的保守黨主義籠罩下﹐ 毅然決然加入自由黨。他成了奧雷連諾上校﹐帶領村落的年輕人加入自由黨的軍隊。東討西伐、南征北戰﹐最後以既是罪犯、又是榮耀的奧雷連諾上校的身份回到這 裡﹐並奇跡似的躲過諸多死劫。

布恩帝亞家族的人口非常興旺﹐並有不少非布恩帝亞姓氏的人﹐介入這個家族﹐但一旦進入了這個家族﹐ 就不知不覺地被這個家族同化﹐如果不能同化﹐那勢必要過着痛苦的生活。雖然人口興旺、錯綜複雜﹐但男性方面﹐卻能簡約地分出兩種性格﹕阿卡迪奧的外放、好 客、熱情、隨性、野蠻性格以及粗壯身材﹐以及奧雷連諾的木訥、內向、寡言、嚴謹、溫和性格以及高瘦身材﹐還有最重要的﹐孤寂感﹐專屬於奧雷連諾類的孤寂 感。

這個家族的女人﹐不管是不是姓布恩帝亞﹐都非常堅韌、性格強壯﹐無論外貌如何。其中﹐讓我最欣賞的﹐莫過於第一代的妻子﹐烏蘇娜了。她堅強、堅決地撐起這個家、辛勤工作、將這個大家族治理地井井有條、串連起來﹐是這個家族的大枝幹﹐也是這個家族活得最久的人。

有的家族成員遠走高飛、有的家族成員死去﹐舊的人去﹐新的人來﹐有人曾經離去﹐最後還是回來這個有歸屬感的地方﹐有的人一輩子待在這裡﹐卻有天突然離開。

這個村落有着奇異的色彩、風俗、人文﹐就像這個故事﹐有着奇幻、靈異的現象、不可思議的情景﹔再以這個家族裡的成員們﹐自身的孤寂、催化成對愛慾的渴望奢求﹐貫穿這個故事。

外來產業的入侵、戰爭的洗禮、勞工與僱主間的抗爭、外國人進駐侵佔產業﹐這個村落﹐就像哥倫比亞的歷史縮影﹔最後﹐以第六代的奧雷連諾﹐揭曉了歷年來各代的家族成員無法明白的﹐古老的吉普賽人所寫下的拉丁文手稿﹐發現上面老早就記載了這個家族的興衰起落、每個人的命運。

而如上面所預言的﹐在他揭曉了這謎樣手稿後﹐身為這個家族最後一位成員﹐就會在突如其來的狂風中﹐消失在這個荒漠。到此﹐算是這部故事的最高潮﹐而也嘎然而止。

說實在﹐這部是很難講明白的小說﹐乍看之下好像沒什麼﹐但故事的內容﹐卻悄悄地用細弱的絲線﹐勾住讀者的心神﹐就像布恩帝亞家族牽制着這整個村落所有人的命運一樣。


購買本書 :

百年孤寂


挨得住窮苦寂寞的百年孤寂
文/Zen大

http://mypaper.pchome.com.tw/zen/post/1323484106

賈西亞‧馬奎斯以一本小說《百年孤寂》,響譽國際,但凡讀書之人,沒有人不知道 此書,更奠定了日後拿下諾貝爾文學獎的根基,以及拉丁美洲的魔幻文學風格,小說從1967年問世以來,熱賣數十年而不輟,光是母語的銷量便早已超過百萬 冊,全球總銷量恐怕早已破千萬,賈奎斯堪稱靠此書名利雙收。

不過,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百年孤寂》並非賈奎斯的第一本著作(二十歲的賈奎斯就出了第一本書《枯枝敗葉》),而是第五本。

三 十八歲那年,賈奎斯著手撰寫《百年孤寂》,當時他專心於寫作,經濟重擔全都落在妻子身上,當時他們一家四口如何有錢得以撐過來,賈奎斯說自己完全不知道, 只知道家裡所有值錢能當的東西,都已經送進了當鋪換了錢,卻還是不夠,最後連老婆娘家給的首飾也全都變賣殆盡,勉強撐到了書稿即將完成的日子。

雪上加霜的是,房東上門來收租,正當賈奎斯不知如何打發房東時,只見他的妻子梅賽德斯不動聲色地對房東說:「我們想,六個月後再一起付清房租!」
房東聽了很是詫異,回問「您知道那是多大一筆數目嗎?」
梅賽德斯一點不退讓膽怯,仍就一貫自信地對房東說:「請您放心,到時候一切都會解決。」

好在賈奎斯的房東本來就是個政府官員,也了解賈奎斯一家人,當梅賽德斯再度承諾,他也就接受了,只回說「那好,夫人,有您這句話就行!九月七號,我等您的房租!」

1966 年8月初,賈奎斯終於寫完了《百年孤寂》的初稿,總共590頁,賈奎斯和妻子兩人趕忙前往郵局投遞稿件,沒想到過磅之後,發現兩人身上僅剩的現金並不足 (53披索)以郵寄全部稿件(82披索)。賈奎斯急中生智,決定將書稿拆成兩半,先郵寄一半到出版社,另外一半,等想辦法湊到錢之後,再寄過去。

沒想到,等稿子寄出去之後,賈奎斯才發現,他們寄的是後半冊。幸運的是,當他們還苦湊不到郵資可投遞上半部稿件時,出版社就因為迫不及待地想讀前半部而預支了版稅給賈奎斯,最後不但稿件順利寄出,賈奎斯的經濟困窘順利解決,隔年書也順利出版,從此賈奎斯從谷底翻身。

出版《百年孤寂》時,賈奎斯已經四十歲,此書從動筆到出版,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沒人知道這兩年艱苦的日子賈奎斯是怎麼捱過來的。更沒人知道,打從他二十歲開始出第一本書,到出版《百年孤寂》名利雙收之間的二十年間,賈奎斯又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不過,我們知道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賈奎斯沒有堅持寫下去,堅持二十年而半途放棄的話,今天世界上就沒有《百年孤寂》,而賈奎斯,也許只是一個沒沒無名的中南美洲作家,甚至經濟狀況也不可能改善!

常 常我們不是不知道,努力堅持走在人生的夢想道路上是達至成功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然而,我們卻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堅持走在夢想道路上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有多麼沉 重!或許我們太過習慣「速成」,夢想成真的堅持,只能在兩小時規格的電影中存在,很難在二十年的人生中立足!然而,想要達至夢想,需要的不是兩小時的濃縮 精華版的努力與堅持,而是充滿無數冗贅的生活細節的二十年的漫長堅持,能通過此一試煉者,才可能有贏來夢想成真的機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