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為什麼戴勝益討厭吃到飽餐廳?台灣肥胖盛行率居亞洲主要國家之冠

我是一個消費者,但對於消保官這種以偏袒消費者為前提的觀點,恕無法接受。

我指的,是上周一則社會新聞。新北市一名消費者前往沙拉吧吃到飽的餐廳用餐畢,打包牛排主餐外帶遭拒,雙方鬧進衙門,那位出面排解糾紛的消保官。

按新聞報導,協商結果,消保官認為「吃到飽」餐廳,要口頭說、貼公告並菜單上顯著標示「店內所有食物一律禁止外帶」才合理,而這位賣160元牛排餐的餐廳老闆,則是包3000元紅包,給這位有吃又有拿的顧客才息事。

一樣做為消費者,我實在很想問這位「打包哥」,你到底要吃多飽啦?!今天換你是老闆,你也同意顧客這樣做嗎?

不過,我更想誠懇地建議這位吃到虧的老闆,金盆洗手,別再做吃到飽生意了。除了我的四歲女兒,會去Pizzahut吃「吃到飽」之外,我真的、真的很不愛吃到飽,不是說,沒種和自己無底洞的美食慾望過招,而是「吃到飽」總讓我聯想到對於黑心建商的厭惡感。

開示我「吃到飽」不是一個好的商業模式,是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他非常篤定地告訴我說,王品集團現在不會、以後也不可能開「吃到飽」餐廳。

因為,在王品牛排館之前,戴董也曾開過走吃到飽路線的「全國牛排館」,下場不問可知。

戴董認為,「吃到飽」的生意做不得,原因有二:

其一,它是一門對賭的生意。老闆賭食客吃不贏他,食客則抱撈夠本心態上門,因此,結完帳之後,不是賓不歡主歡,就是主不歡賓歡,但腸胃不喜歡。

其二,當老闆擺明要和顧客對賭,經營者=賭徒,誰會尊敬賭徒呢?贏不得尊敬,就算賺到錢,也吸引不了好員工,事業自然做不大。

聽戴董這樣分析,我聯想到另一門也專做對賭生意的,是當今在台灣被貼上黑心標籤的建商。買房子的人,明知建商先炒地皮再高價賣屋、全開高級銅板紙的地產廣告上盡是「蝴」蝶和「蘭」花(吳宗憲語),如果明天會漲他何必今天要便宜賣的司馬昭之心,但卻甘心掏大錢,賭一個年年看漲的春秋大夢。

是故,便出現了這樣的顧客心理:若日後房價漲,皆歸功自己眼光精準,百分之一萬不會感謝建商,但若跌價,必定指責建商炒房;上「吃到飽」餐廳吃夠本,是本人聰明消費過人,若沒撈成,就算店家九十度鞠躬好服務,也不會按它讚。

你說的很對,願賭服輸。所以,建商這一行得不到尊敬,被貼黑心標籤;「吃到飽」老闆吃到虧,等不到像我這等白目消費者出面聲援,不能不說,是咎由自取的宿命。

道理很淺,但為什麼吃到飽餐廳還是一家接一家開呢?

戴董認為,隨餐飲文化越來越成熟,再過二十年,台灣就會像歐洲一樣,街上絕少看到吃到飽餐廳。只剩下五星級飯店提供吃到飽的消費方式,因為要滿足來自全世界各地餐飲習慣不同的客人。

這一點,我和戴董看法不同。我認為,並非老闆特愛扮賭徒,而是本地食客賭性特強,「吃到飽」不過是回應市場需求的消費型態,一百年後也不會消失。

心理學宗師佛洛依德大弟子榮格,另立門戶成立分析心理學派提出「集體潛意識」說,指人格結構最底層的無意識,來自世世代代祖先的活動方式和經驗庫存,在大腦中所形成的遺傳痕跡。簡言之,我們的心靈活動,相當程度是再現祖先的意識。

試想,怎樣的祖先,三百年前,明知「六死三留一回頭」危險(意即十人當中,有六人會死在台灣海峽,三人會留在台灣,一人會受不了早期台灣的蠻荒而重回大陸),仍敢唐山過台灣勇闖黑水溝?私以為,勇氣是關鍵,賭性亦不可少。

這似乎也才能解釋,台灣住宅自有率(home ownership)高達近九成,在全世界僅次於新加坡,主計處統計的全台空閒住宅數達百萬戶,買房卻始終是社會的重大議題;國民健康局統計,台灣肥胖盛行率居亞洲主要國家之冠,「亞洲胖夫」洗刷了「東亞病夫」的污名,但食客去吃到飽餐廳卻還是硬要外帶牛排。您說,如果不是為了抒發賭性,為的又是什麼?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