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2012年9月3日 星期一

超好看的低成本電影:這個男人來自地球 Jerome Bixby's The Man From Earth

沒有大卡司、沒有特效,連背景音樂都少得可憐,《這個男人來自地球》(The Man From Earth)卻能在IMDB上拿下近9.0的高分,這部電影究竟有什麼魅力?《這個男人來自地球》改編自Jerome Bixby(1998年逝世)的遺作,或許因為正面臨生死的最大轉折,因此故事中充滿了對永恆生命的渴望與躊躇,也重新提出對歷史和宗教的質疑與探討。

《這個男人來自地球》講述一個離職的大學歷史教授,由於離職過於倉促,在他搬家當天一群好友前來聚會,豈知這個原本只是單純簡單的離別會,教授約翰卻突然和大家說自己其實已經活了14000年,為了不讓人對自己長生不死感到懷疑,因此每十年就要遷居改名一次。整部電影就發生在這個離職教授於曠野上小屋裡,不但家具都快清空了,連院子裡都只有仙人掌。整部電影沒有一個大卡司,更沒有特效和背景音樂,故事就發生在主角家小小的客廳哩,但主角所講述的離奇人生卻讓劇情精彩萬分。如同展現了一場完美三一律哲學的舞台劇。

一個人有可能活14000年嗎?在場沒有一個人相信。但他們所提出的問題幾乎都被約翰完美解答,與會的有人類學家、歷史學家、生物學家、心理精神專家,但沒有一個人能夠駁倒約翰的話。

電影劇情很快就切入主題,一群人來到約翰家裡,先是在他打包的東西中發現梵谷時期的「仿梵谷畫風」畫作,再來是女性朋友抱怨認識他十年卻不覺得他變的蒼老,而後是朋友在他家裡發現前馬格德林時期(某石器時代人種)的鸚鵡喙鑿刀,隨口說出了「如果石頭會說話,或許歷史就會不太一樣」的話。很自然的,約翰說出了自己曾經是瑪格德林人,已經從石器時代活到了現在。


(這部電影真的很好看,如果你不想知道劇情就先去看完電影再繼續看下去)
線上觀看電影連結在此:http://www.56.com/u63/v_NTk4MjM4ODI.html

人怎麼可能活14000年,約翰此言一出大家自然都不信,但由於約翰信誓旦旦、舉證歷歷,他的朋友也就順其自然地和他聊下去。起先大家問的、號其的都是關於史前時代的故事,而約翰雖然說出了當年的歷史地理風貌,講述以前的謀生過程,但他的人類學朋友總認為約翰說的是任何一本教科書上的文章。

約翰花了170年,取得了十個博士學位,但他不認為自己比較聰明或是比別人強,他甚至認為一萬四千年的知識累積,還是比不過當代的精英對一個時代知識的了解,因為他的優勢只在於「他有時間」。

在拋開教科書與真實歷練的問題後,故事軸心的第一個主要議題探討立刻轉到了「時間」這個抽象的觀念,幾位前來作客的教授更對此做了一個小辯論:時間是看不見、聽不見、無法衡量的,一位教授說「It's a subjective sense of becoming what we are instead of what we were a nanosecond ago, becoming what we will be in another nanosecond.」以及「The Hopis(霍比人,美國土著) see time as a landscape, existing before and behind us.」另一人提出了,時鐘可以衡量時間,物理學教授卻說「they measure themselves. The objective referent of clock is another clock.」,諸如此類的有趣辯論充滿了這部電影。

爾後,大家開始問起較近幾百年的故事,約翰說自己曾是梵谷的鄰居,因此才有那幅畫。也坦承自己曾結過不少次婚,也有孩子,但最後仍因為不能被別人發現自己的秘密而必須離開他們。他說自己曾一直向東走,最後到達印度,認識了佛祖,和佛祖學習。此時一個朋友提出疑問:「既然你活了這麼久,認識了這麼多史上有名的人,那你是否仍認識宗教史上的著名人物?」

約翰回答:「就某些意義上,是的。」而故事也在這裡做了一個巨大的轉折。

約翰大膽地說出許多著名的歷史事件,但卻給予不同的真相解答。起先有的朋友信了他、有的朋友將他說的話當成科幻故事聽,也有的對他半信半疑或是壓根兒不信。但就在宗教問題被提出後,大家的態度也開始急遽轉變。

在西方人眼中,聖經與宗教可說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信仰依靠,不必朋友提出問題,光是活了14000在許多人眼中就是一種對上帝的汙辱。因此故事勢必從學識淵源的歷史辯證論轉為宗教與哲學的戰爭。

電影裡面,約翰說實際上聖經只是後人杜撰出來的文字,耶穌當年根本沒說這麼多。舊約都是希伯來人的神話,經過時間演化、文字翻譯而成,他甚至可以給大家一部只有100個字的新約聖經。因為,當年他隻身從印度回到歐洲,決定將新的思想、佛祖交給他的一切傳授給世人,只是和當時的政府--羅馬帝國--對抗失敗。而耶穌當年傳道的神蹟、被釘在十字架上、最後復活等事情都是後人以訛傳訛的結果。

若前面所提的是一部精彩絕倫的科幻小說,融合了極為豐富的知識觀,那麼後面所講的就是挑戰西方千餘年來的宗教觀。

無論約翰提的是真還是假,在場雖然有極度虔誠的基督徒,但約翰的話確提出了最尖銳的思考:你問我1292年我在哪兒?那我問你一年前的今天你正在哪兒,你說的出來嗎?甘迺迪總統遇刺身亡不過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但在這短短幾十年內各種荒謬可笑卻又讓世人深信不疑的謠言又有多少?你說新約裡記載的耶穌童年故事是真的,你說真有耶穌這個人,但你可曾想過幾十年前的事情都可以造假了,更何況是幾千年前。歷史是不允許留白的,更何況是一部充滿神話的宗教史,因此有耶穌傳道的神蹟、有耶穌出生和童年的故事,但你是否想過或許這一切原本不是像聖經說的這樣,也或許這一切都是某些人捏造出來的?

至此,你或許不認同約翰所說的每一件事情,但是你卻無法辯駁,因為《這個男人來自地球》所提出的每件事情並不是期待辯論駁倒你,而是讓人重新體會到世界上的其他可能。許多事情既然無法證明,又何必固執的去相信他們呢?

《這個男人來自地球》的故事是簡單的,但內容和思想卻是跳脫「科幻基礎」的「實際思維」。一個人活了14000年是科幻故事,但挑戰歷史問題、挑戰宗教思想卻是在實際不過的腦內革命,甚至可能推翻故往的所有人生觀。但編劇卻堅持將這個疑問丟出來,用尖銳的方式告訴觀眾人類長久以來所逃避的問題。我們信任教科書、信任歷史學家,卻未曾想過書上的論述與術語其實都是學者們自行安置的,瑪格德林人並不知道自己叫做瑪格德林人,而是後代的人自行安裝上的學名。若真有一個14000年前的穴居人來到現代,在語言無礙的情形下他又會如何看待這件事情呢?是否人類學家判斷的史前人類生活都只是錯誤的推測,實際上卻是我們想不到的生活型態,只是因為石頭不會說話、壁畫沒有文字,因此在人類學家與考古學家的「主觀研判」下就給這些史前人類的生活下了標準的註解?

而聖經上的一切又真的能夠確信嗎?西方人一向奉為圭臬的聖經是否只是某些假借耶穌之名的人所捏造的神話故事?在羅馬政府的強權壓制與資訊不流通的年代,人類是否必須經過幻想與謊言才能夠滿足對自我宗教的期待?最早以前是沒有耶穌畫像的,甚至第一個利用聖經描述畫出耶穌畫像的人還被判以極刑,只因為神是不可以用「偶像崇拜的方式」膜拜的。而又是在什麼樣的契機下讓耶穌畫像得以「合法」?甚至是在不同的年代、精進的畫技下不斷重生於各宗教畫作裡。或許,當年傳教的並不是一個叫做耶穌的人,而是在不斷的語言誤植下讓「耶穌」成了「耶穌」。更有可能當年的聖經根本說的不是這些事情,只是因為年代久遠加之語言翻譯,就成了現在我們所看見的聖經模樣(直到今天聖經仍區分多種版本)。

《這個男人來自地球》利用相當強烈的舞台劇風格,簡單的佈景和單純的對話,就交織出相當完美的劇本,並將尖銳的思考問題丟給觀眾。

而雖然在急速的收尾過程中,編劇仍又丟了個震撼彈給觀眾,但仔細思量,其實故事並沒有交代這種14000年的停滯人生究竟是怎樣的漫長或痛苦,抑或是站在人類頂端沾沾自喜。但卻尖銳也實際地說出了一個事實:有些事情當我們無法證明一件事情是錯誤或不存在的,那我們就不能說他是真的,甚至必須考慮他不存在的可能性。儘管那是我們自出生以來就堅信不疑的信仰。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